您当前的位置:环保频道  >  曝光台
北京通州数十亩土地被污泥覆盖 村民称来自污水厂
2013-08-01 09:58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北京通州数十亩土地被污泥覆盖 村民称来自污水厂

黑色污水汇集成水坑

  本报讯 污水在城区处理完,留下的污泥被拉到郊区周边村子倾倒。昨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前往北京市通州区胡家村,看到黑色的污泥直接倾倒在土地表面,蚊蝇成群,污泥散发出刺鼻的气味。据该村村民透露,污泥由卡车运来,村里的数十亩土地被其覆盖。

  数十亩土地被污泥覆盖

  “差不多数十亩地都被这些东西给埋了。”胡家村一位王姓村民告诉记者,6月初,村里有卡车频繁进入,运来一车车“黑泥”。很快,村子外的一些土地被这些黑泥覆盖。“共有6处土地。”该村民告诉记者,他和其他村民估算过,村子里六块被污泥覆盖的土地,面积接近100亩。

  7月3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通州区永乐店镇的胡家村。在村口一处十字路口,记者见到被污泥覆盖的两处土地。这些黑色的污泥被摊开,平铺在土地上,表层的泥土已被晒干。成群的苍蝇簇拥在污泥表面,不时飞动。

  “这里是最大的一块。”据王姓村民告诉记者,其余五处污泥覆盖的土地面积都较小。据观察,这一处宽约40米、长近百米的地块,表层铺满黑色污泥。土地上有稀疏的树木,一旁紧邻大片已挂果的玉米。

  在另一块50米见方的地块上,污泥里的黑色污水汇集到地势较低的一角,形成污水坑。“这里原来都种豆和玉米。”一位村民告诉记者,由于臭味太重,被污泥覆盖的土地现在已不种农作物。记者用树枝插入松软的污泥中,约15厘米长的树枝一插到底。

  “前阵子天热,厂里的工人都受不了臭味。”在紧邻污泥地的一家建材厂,一位牵着小孩的妇女告诉记者。该妇女经过污泥地时,迅速抱起小孩,用手捂着小孩的口鼻,匆忙经过。

  村民拦不住倒污泥的人

  “以前老百姓不知道,以为是肥料,用来种地。”在胡家村村委会,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后来大家都知道这是城里运来的污泥,有人称“有毒”,不敢再用。据了解,胡家村共有600余人,村子主要种植小麦、玉米以及其他蔬菜。

  “污泥都堆在村口。听说是迫于压力,这两天来人往外拉。”据该村民透露,6月初开始往村里运送污泥,由于味道难闻,村民向镇里反映。村民称:“卫生和环卫的几个部门都来了。”

  “污泥刚来的时候,村里面去截车,不让进,起了冲突,把我们书记给打了。”据该村民透露,6月中旬,村民不让卡车倾倒污泥,运送污泥的卡车司机与村民发生冲突,并打伤该村村支书。

  随后,记者试图采访该村村委会主任和村支书,但被告知两人均有事外出,不在村里。

  处理情况将对外公布

  据报道称,污泥是来自北京市区的污水处理厂。

  在采访中,几位村民向记者表示,污泥是由一位村里人联系拉进来,倾倒在胡家村的土地上的。

  永乐店镇政府宣传部一位姓赵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胡家村位于北京市的最东南角,挨着廊坊和天津。镇里了解到的情况是村里有人为了赚钱,私自去联系,把污泥拉过来倒在村里的地上。

  “具体是谁去联系人拉污泥进来的我不知道,其他有部门知道,但我这里不知道。”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外,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污泥总共有多少、污染情况如何?情况还在调查中,“但村里的污染情况是肯定的,事实摆在面前。”这名工作人员称。

  “肯定会有一个解决方法。”永乐镇政府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应该就在这一两天,几个部门将出面去处理。“不可能就这么放着不解决”。

  据该工作人员透露,前一段时间,听说有人拉污泥去,据说是污水处理厂里拉过来的。当时,镇政府和村委会曾出面去制止。“但谁也不能天天看着,它一天晚上就拉不少。”

  记者在胡家村看到,多辆卡车运载有泥土驶出村子。但记者询问污泥将运往何处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相关链接

  倒了6000吨污泥造成上亿元损失

  直接倾倒到胡家村的“臭泥”来自何处?有说法称,这些“臭泥”有可能来自市区的污水处理厂,但是昨天通州相关部门尚未透露这些污泥的来源。目前通州区已经协调相关部门召开会议,要求控制、降低污泥带来的环境危害。

  倾倒污泥到底对环境有没有害,来自不同机构、单位的人对此说法不一。不过2010年爆出的“污泥第一案”可能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污泥之害。2010年10月22日,门头沟法院以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判处主犯何涛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何涛的公司承包了几家污水厂的污泥处置业务,在门头沟区永定镇上岸村等地的砂石坑内倾倒污泥,总量约6000吨。

  媒体报道称,何涛的岳父是排水集团的员工。他认为,污水处理厂的污泥是经过化验合格后才允许出厂。即使存在污染物,也不应该由个人承担责任。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评估了6000吨污泥可带来的环境污染影响。评估结果认为,两处砂石坑污染治理费用初步分析约8030万元,如加上远期的环境污染损失费将远超过1亿元。

    北京青年报

[编辑:徐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