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环保频道  >  生态创建
京郊绿化隔离带流失调查:砖墙圈地被荒芜
2013-08-07 10:15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京郊绿化隔离带流失调查:砖墙圈地被荒芜

制图李丽云 H119

  西马庄和王佐附近林地荒芜流失

  被阴影的绿肺

  北京通州区永顺镇,通燕高速路天成桥北面,是地图上标注的“三八国际友谊林”,也是居住在路对面的西马庄村民们近在咫尺的休闲之地。每天下午,西马庄村村民们三五成群,在林间空地上或是下棋、或是聊天。几个多月前,西马庄村民将林木遭盗伐的情况诉诸媒体,一时间,这片林地成为舆论的焦点。

  从1994年北京市推进绿化隔离带建设以来,近20年间,郊野公园、环路绿地等陆续建成,为生活环境改善、市民出游休闲提供着越来越多的便利。而同时,不少绿地、树林日渐消失,转而成为一个个被围起的在建楼盘,或是村民们不知要住到何时的安置房。林木砍伐、迁挖之后,补种新树的迟缓或缺位,也在啃噬着现有的林地。北京两道绿化隔离带的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八国际友谊林

  砖石满地树木稀

  天成桥下,通燕高速路北侧,三八国际友谊林的入口紧挨着快速公交2路支线的站点。正对入口,“八里桥景观生态林”的牌子格外醒目。这片于2008年开始建设的林地属于北京市第二道绿化隔离带建设工程,1000亩林地上种植着银杏、国槐、垂柳、毛白杨等林木。

  下午三点多,通燕高速路南侧车辆不断地呼啸而过,灰尘高高扬起。“三八国际友谊林”的石碑是这里唯一的标志物。石碑以北是大片树林,以槐树、杨树和柳树为主,林间边缘的大片空地是村民们休闲聊天之处。林地北面是一道灰色砖墙,里面是另外一番景象。砖墙上有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豁口,砖墙内是一大片空地,坑洼不平,砖石碎料随处可见,仅在西侧有一小片林地,其他方向树木稀少。至今,西马庄村民还会指着紧挨砖墙的地面说,“一两个月之前,听说就是从这儿挖出了盗伐后留下的树根。”

  砖墙圈地被荒芜

  离砖墙豁口不远,一位打工者言之凿凿:“我来这近十年了,从我来,这儿就没多少树。”

  “肯定是被买通了!”砖墙以南,正在清扫着锻炼场地的西马庄村村民老王有些生气,“以前确实是树林子,我爱人还在这儿种过树呢。”那时候,林子成片成片的。

  十年前,家住朝阳门的老陈因为城里拆迁搬到了西马庄村。“那会儿树没现在这么粗,也就这样,但特多特密”,老陈说着,用两手比画出矿泉水瓶直径大小的圈,“林子里头除了树就是蒿草,一人多高呢,拿现在这个季节说,过了中午两点,林子里面就看不见人了,下午五六点天还亮着,那也没人敢进去。”

  老陈说,灰色砖墙里面以前也跟外面一样,“砖墙豁口那里的小房前头有空地,种着些老玉米,往西、往里全是林子,往西北边一点是树苗,再往前走,西北角那边也是树苗。”他回头指了指砖墙的方向,“现在可好,中间只有一星半点的树,其他的都被盗伐了,那不还有棵柏树在那儿呢,原来那柏树长得好着呢,绿着呢,跟塔似的。”

  因没人管,地方偏,林地荒芜,盗伐较多。这片林地在西马庄村民中几乎尽人皆知,“这是绿化隔离带啊,东边一直到物资学院,南边到朝阳路,北边到朝阳北路,挺大一片呢。”老陈曾听说,“一开始这林子是市里管,后来因为地方太远管不过来给通州了,通州人手不够,这林子就荒着,现在是镇上管。这地原先是村里种地用的,现在占了你种粮食的地国家年年给补偿,砖墙圈起来那大片地也是给补偿的范围里的,据说一开始圈起来是准备以后盖楼,但没批下来。”老陈估算,被砖墙圈起来的地超过250亩,“这一整片林子500亩呢,他(指承包商)圈起来的超过一半。”

  不补种林木流失

  除了盗伐,这片林地还在面临着一种更为隐秘的流失。

  十年前的这片林地一片茂密,如今树木与树木之间的空隙越来越大。“头七八年,也不知道是市里还是区里,还给这里补种些树呢,你看周围这些杨树,”老陈环顾着自己所站位置的四周,除了一棵槐树,其他几乎都是杨树,“这些都是后来补种的,这几年全没了。”

  他回忆,前六七年开始,这里的树苗开始被卖到别处,“人家别的绿化带、路边要槐树就从这儿起,挖完之后过个一年半载赶上春天了就给补点儿杨树,杨树好活。槐树卖完后卖银杏,林带中小楼屡见不鲜后来挖了树就不管补了,挖完过一阵把坑填上就完事了,不然现在树跟树之间不能这么大距离。”老陈随手指了几处树木之间的空隙,他说,那里以前都曾种着树。

  王佐镇

  苗圃闲置空余老槐树

  在北京南部,王佐镇的树木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经京港澳高速、京石高速一路南行至京良桥北侧,便是位于丰台区和房山区交界的王佐镇。南宫村有3000多人口,占地4.5平方公里,是王佐镇的中心村。这里与西马庄村一样,也属于北京第二道绿化隔离带的建设范围。

  绿化队的张师傅说,“除了那些公园里的树,就是路边、小区里的树,以前的树都挖得差不多了,有挪地儿的,但也有挖了之后不知道去哪儿了,可能根本就没再种上。”至于挖树后留下的空地做什么用,老张说,“开发、盖楼呗!”

  沿着南宫新苑小区东边的路往北走上六七百米,遇到路口后往西转,路的北面是一片简易房。村民老王说,2012年7月房山水灾后,原来的苗圃被挖开建成了灾民安置房。如今,百余间安置房空空如也,被一道围栏圈起,成为再无人涉足的院落。

  在南宫村周围,最老的一片“林子”就在安置房以北不到1公里远的苗圃里,长150步、宽10步,34棵老槐树在逾百亩的苗圃里有些突兀。一位工人说,他小时候住在这片苗圃以西,“以前那里有一大片柳树,当时也是水沟,到了夏天林子密得进不去人,后来水沟填上了,树也被砍了不少,也有挪走种到别处的,现在就剩那么三四棵了,附近倒是也建了公园,但这儿的树就慢慢没了。”

  林带中小楼屡见不鲜

  无论是西马庄村还是王佐镇南宫村附近,林地的建设都源于北京市绿化隔离带建设。1994年,北京试点首批城乡结合部绿化隔离带改造,市政府从2010年起加大力度推行城乡一体化改造,计划到2015年基本改造五环内的城中村。

  北京绿化隔离带的功能定位首先是为了限制城区的无序扩展,根据规划,第一道绿化隔离带位于五环内,第二道绿化带位于五环与六环外1000米。几乎与确定建设绿化隔离带同时,北京市确定了绿化隔离区内建设用地与林业用地的基本比例,建设用地占三分之一,林业用地占三分之二,以此来保证绿化隔离区内村镇的发展。

  建设用地占三分之一的最初规划,事实上是出于城乡结合部“瓦片经济”根深蒂固难以断除的考虑。即便是今日,在环路上一路向南,在高速路边茂密的林带中,简易的二层小楼屡见不鲜。

  在西马庄,老陈觉得以前那样的林子多多益善,“绿肺”现在的作用大,“现在雾霾天这么多,保护好树林,土能少点,空气能干净些。”

  夕阳余晖中,往日的拆迁户老陈在三八国际友谊林里散着步,“要是那片没了的林子能种回来就好了,这样的公园太少了,但我看希望不大,盖楼赚钱多呀!”

    北京晚报

[编辑:徐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