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环保频道  >  曝光台
地下藏“毒”万吨,环保局真不知情?
2015-10-04 11:53 来源:红网

  紧邻长江下游的江苏省靖江市马桥镇侯河村,有一个面积1.8万平方米的废弃养猪场,而养猪场的前身则是已经倒闭的侯河石油化工厂。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块土地下面,竟直接填埋着1.4万吨化工废料。(10月3日中国广播网)

  未经任何处理的化工废料,直接填埋在废弃养猪场下面,尽管上面覆盖着厚达30厘米的混泥土层,却仍然挡不住其浓烈的刺鼻异味。1.4万吨,数值足够骇人;1.8万平方米,面积实在不算太小;十年岁月,时间不可谓不长。更要命的是,当地处于江苏省中轴线与长江的交汇点,三面临江,无论地下水及地表水都相当丰富。试想,让上万吨充斥着35种挥发性及半挥发性氯苯类高毒物质的化工废料填埋其间,不间断的循环渗透,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如果不是在此投资的云南商人周建刚,其早已痊愈的银屑病被此间的有毒气体诱发,或许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还会继续被隐匿下去。与此相对应的是,当地环保局对此竟回应为“事先毫不知情”,似给人以置身事外、且急欲撇清之嫌。那么,当地环保部门是否如己所说,真是清清白白?答案显然是:非也。

  首先,《人民日报》记者已经核实,正是当地环保局,当初轻率授予了填埋这批化工废料的侯河石油化工厂以危废品处置资质,有效期从2005年至2011年长达6年。其整个监管过程却始终是本糊涂账:据悉,该公司所谓的处置,即是在地上挖若干深达3米的坑,倒入废液可利用部分与原料油混合稀释后出售,不可利用部分和残渣则直接填埋在厂区。不知这等“土”得掉渣的工艺流程,是如何取得环保许可的?当年获批的处置能力限定为每年200吨,但仅2005年实际处置即达1361吨,其间又是谁在监管?2011年许可证被注销时,该企业残存的化工废料,是否转移?如何处置?亦不知当地环保部门是否有过一丝一毫的过问?

  其次,在侯河石油化工厂的生产年间,其臭不可闻的气味即让村民苦不堪言。尤其是当发现其运输车溢漏废水污染过的土壤即寸草不生的惨状后,村民们找过老板,堵过工厂,更给环保部门举报过若干次,但结果却是:环保局的车“转一圈就走了”。唯一不同的是,此后的十年间,老板每年会向村小组、村委会及村民支付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的赔偿费。当然,不能肯定此安抚手段系当地环保部门授意,但起码来说,明知其污染而不管,当为事实了。

  就这样,以赔款换取污染的局面持续了十年,地下埋藏物增加到了上万吨,可当地环保部门仍然吃得下饭,睡得着觉。即使今年7月,当举报人两手各举一个装满举报材料的档案袋,站在靖江市环保局门口,亦仍然无法让环保部门有所动作。可见,所谓“事先不知情”实在是让人脸红的大谎话。从某种角度上说,正是他们十年间的不闻不问,致有了今天地下藏“毒”上万吨的祸端,让人痛惜,发人深思。

  据悉,靖江市东南西三面临长江,水资源总量约7.3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计2.2亿立方米,地下水源约5.1亿立方米。按理说,大自然的馈赠,本得天独厚,却也使埋在地下的上万吨化工废料泄露后果更加难以预料:十年间,有毒物渗漏多吗、祸及土壤宽吗、污染水源重吗?如果情况不妙,治理的成本该有多高?即使核查乐观,光是对上万吨埋弃物进行无害化处理,以及对污染土壤进行修复,代价也会极大极大。这些,当地环保部门不知道吗?若让他们实实在在的承担起相应的经济责任,他们还会这样满不在乎吗?

  其实,威胁已经逼近:2010年起,村子不断有人患癌去世;地上种出的粮食,村民们都不吃,而是拿去卖,或将祸及更多的无辜。现在,这件事已经惊动了国家环保部及《人民日报》,可见影响不小。不过,笔者相信,尽管已属“亡羊补牢”,但只要认真追本溯源,依法惩治污染“元凶”及渎职者,并采取科学手段,做好污染治理及土壤修复,当地仍然可以拥有明天的蓝天白云和青山绿水。对此,我们深信不疑。

  文/徐甫祥

原标题:地下藏“毒”万吨,环保局真不知情?

[编辑:卢永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