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环保频道  >  绿色生活
首次入川‖“洗墨洗彩法”独步画坛 刘阿本作品亮相泸州
2016-10-26 09:04 来源:四川新闻网环保频道

  四川新闻网成都10月25日讯(大雅 记者 卢永洪)以独创“洗墨洗彩法”载誉中国画坛,自成一家的著名画家刘阿本首次入川。今(25)日上午,当代国画大师、“艺庐”世家第十二代传人、著名画家刘阿本的《养志•归真》交流展在四川省泸州市开启。据悉,本次画展由中共泸州市委宣传部、泸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重庆永川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主办,将在泸州东艺展览馆为市民免费开放,展期6天。来自永川、泸州及毗邻地区相关领导、书画爱好者见证了这一盛事,开启仪式由泸州市宣传部副部长朱涛主持。

  

今(25)日上午,自成一家的著名画家刘阿本的《养志•归真》交流展在四川省泸州市开启。

  本次画展展品约40幅,尽显大师风范。繁林修竹、水涧静谧、山岭巍峨、鹰击长空、民舍连连……一幅幅的澎湃激情,跃然纸上;一花一叶,一石一木……其慎密、巧思引来共鸣不断。

 

著名画家刘阿本(中)在《养志•归真》交流展上与其“粉丝”合影。

刘阿本•其言其语

  ‖洗墨洗彩 创新中国画

  非常幸运的是能与刘阿本大师直接沟通,下面就通过我们的一问一答,一起来分享其心路历程吧。

  问:我们都知道您是“艺庐”的第十二代传人,这个"艺庐"是您家族的一个名号吗?

  刘阿本:它是一个作坊,是从事工作古代工艺技法、生产研制的一种做法,就象过去古代的一种字号一样。

  问:这么多年以来您认为“艺庐”最出色的工艺都有哪些?

  刘阿本:我们家“艺庐”主要是从事微雕、竹雕、牙雕、石雕,另外就是字画,从古代的画、从仿古的画到装裱都有,回到画的本来面貌。

  问:您的父亲被誉为大愚深刻,在您心目当中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刘阿本:我父亲这个人非常好学,而且乐善好施。我父亲过去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他晚年的时候搞石龙山摩崖石刻。另外在50年代的时候,周恩来总理把他的作品作为国礼送给前苏联议会伏罗希洛夫主席。

  问:是刻在什么上面的?

  刘阿本:刻在象牙上面,是微雕,从外面看来是伏罗希洛夫的头像,里面是伏罗希洛夫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讲话。当时人民日报,国内很多大的报纸都作了宣传。我父亲这个人对我的印象就是勤奋好学,老老实实作人,教我们好好的做事。

  问:其实我们每个人在家庭里面所受到的影响都是特别大的,其实是会自然而然的去模仿、效仿我们的长辈。您觉得在艺术上您受到您家庭或者您父亲的影响有多少,或者您在画风以及个人品行里面所传承的家族的东西多吗?

  刘阿本:很多。我最开始跟我父亲学微雕,学书法,然后学绘画。父亲告诉我,把一种东西要学得很好,要求很高。那个时候在家里,少年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写字,早上要写200个字才让你吃早饭,很严格。所以我父亲的教育告诉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严谨,知多少就说多少,不知道就努力去学。我的画风上也是受家庭影响很多,因为我主要是从事古代绘画的研究,色彩、包括水墨这些都要做系统性的研究。所以我的画风继承了很多仿古绘画的技法,绘画首先强调重技法,现在更注重意境。

  问:有没有你印象特别深刻的跟父亲之间的这种故事,或者是在学艺的过程当中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刘阿本:那就多了。我举个例子吧,我小时候,一篇长一点的文章,像滕王阁序,兰亭序这些文章,我父亲就一篇文章陪着你读三个早上,然后你自己再每天抄写几十遍。下一周的星期三你就要把全文背下来,还要写出来。你写不出来,那就惨了。

  问:会怎么样,挨板子吗?

  刘阿本:挨板子。那时候我们家很穷,那是真打呀。人家小孩还没有起床,我们很早就起来背诗,背古诗古文,还不像现在的孩子读书一样,还要读出韵味,要抑扬顿挫。我记得有一年我背将军酒,后来背了一半了,我爸爸一听这个不对,就让我站起来,先用小竹板子打两下,说下次不行了。

  问:你觉得父亲这种严谨甚至有点苛刻,对你的人生来讲有什么作用?

  刘阿本:我觉得这个有好处,首先你做事情必须要脚踏实地的深入研究,一丝不苟。这一点我父亲对我影响特别大,你做一个事情,"一条道走到黑",但是你一定要走出来,哪怕再黑,你也要走出来。我父亲说,那时候家庭困难,因为我上学上得很少,我上到了小学四年级,后来初中、高中、大学都是自己修的,我没有进过正规学院,也没有上过什么高等学府。我父亲说你不认识的字我教你,我不认识的字,我们就查字典。所以我从小大概前后翻烂了7、8本字典。所以这点我父亲的形象在我心目当中很高大的。

  问:听说您后来学艺拜了很多名师?

  刘阿本:我80年代初的时候,永川搞了一个工艺美术厂,到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去办画展,当时张爱平等很多四川的老将军在北京,他们看了我是一个山里的孩子,没有经过正规学习,但基础很好,就对我说:“你的绘画基本功非常好,但是必须要得到名师指点”,这些老前辈就给我介绍了当时国内很著名的画家,他们绘画技法非常全面,董寿平、刘继卣都是在现代画家当中屈指可数的一批老画家,我当他们的学生,跟了他们一、两年,学了很多东西。

  问:我们知道您独创了“洗墨洗彩画”,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技艺呢?

  刘阿本:“洗墨洗彩画”有别于传统绘画,传统绘画就是把墨画完了然后再上点颜色。我们“洗墨洗彩”是要把墨法7、8分干的时候用水来洗,这个技法就很像仿古画有一个做“包浆”的技法一样,做古画是要做旧,洗画是要洗新,留下一个天然的韵律。好象我们有时候不可驾驭的东西一样。当然实际你的技法基础好了之后,你可以驾驭这些东西的。它出来的效果跟我们传统绘画不一样,它有一种天然的优势,这种或光、或雾、或云、或雪、或霜,这种感觉很好,它不是我们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画可以画得出来的。

  问:通过“洗墨洗彩”这种技法您想要打造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效果?

  刘阿本:我要想达到的效果就是具有中国古代绘画中没有具备的那种“三度空间”,就是“高度、深度、宽度”,还有中间的笔墨动向的一种立体笔墨韵律的感觉。我们中国过去的花鸟画都非常简单,寥寥几笔,好象借物抒情这种感觉。

  问:您说您的画是您的人生、性格的写照,您觉得您的画是有生命的,那么这个生命,这个画中的您是如何融进去的?

  刘阿本:一个画家想把自己融入这种自然界也好,或者融入你要所画的对象也好,你首先要深入生活。我们说的深入生活就是要去写生,到自然界当中去写生。要知道物形、物态、物情,把我们的感情和自然界融在一起,这样去创作的绘画就一定有生命力。你不能说我画画只是为了要画一个东西,那不行,虽然花鸟是不说话的,但是那种春夏秋冬,四季开放出来不同的花,鸟语花香这种东西是可以感染我们的。所以我们要把自己所画的画带有生命力,要把自己融进这个画里,那你这个画就非常有感染力。

  问:据了解您的画现在是被国家博物馆所收藏,而且还出了好几本画册?

  刘阿本:是的。在中国美术家、中国创新画派,中国独树一帜这些大的画册都是我的专行本,中国创新画派刚出了一本新画集,要发展一种新的画派,这是要做很多绘画探索的。

  问:最后我想请刘老师对中国国画艺术的传承和创新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刘阿本:中国画传承创新当然首先是我们要继承,在继承的基础上加以发扬,中西结合也好,或者说我们在中国画本身传统里面去挖掘也好,首先在本身的基础上要加以传承。我们是东方艺术,这个首先要确立下来。我们不能盲目的创新,我们80年代或者90年代的时侯出现了一些问题,一说到创新,大家就盲目的全盘西化,搞得中国画有一段时间没有声音了。其实中国传统的东西其实就是世界的,自己的将来会演变成世界的,这是在继承方面的问题。创新,我认为一个是要深入生活,在技法上,在用料上,在用纸上都要做探索,要做很多的摸索、研究,中国画的创新肯定是会越来越好的。我相信这一点。

刘阿本•其人其事

  ‖独树一帜 叩问难题

  刘阿本,字莫闲,号滋艺堂。1960年生于重庆永川,现为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永川区文联副主席。自幼随父刘声道在重庆永川学习金石、书画。后又师从董寿平、刘继卣等诸位老先生。嚼墨五味,解绳索新,案牍耕耘四十余载,其创作出的“洗墨洗彩法”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

  从1999年至今,作品九次入选中国美协全国大展,曾获成就奖一次、铜奖两次。其作品先后被国家党政军机关、美术馆、艺术团体,海内外收藏家所珍藏。2005年,刘阿本大师的《君子宏论天下兴》等十七件作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性收藏。2011年,刘阿本先生又携洗墨洗彩、新工笔画在重庆三峡博物馆举办个展。2012年,刘阿本先生的作品进入中国最高艺术殿堂,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已出版有《中国独树一帜名家--刘阿本画洗墨竹》、《中国优秀美术家•刘阿本》、《刘阿本中国画作品》等画册,作品入编《当代中国画精品选》、《中国画二十家》等二十余部大型画集。

  一九八一年国家改革开放初始,其父刘声道先生应邀进京举办仿古工艺品展览时,为了让阿本见世面长知识,将阿本带在身边。他们的展览在京城引起不小的反响。政界军界有关领导时有光临。书画泰斗启功、黄苗子、蒋兆和、董寿平、刘继卣、范曾等等都成了他们的朋友和老师。当启功先生看到阿本画的墨竹时,十分高兴,大加赞赏,并在其作品上挥毫题字“当代小板桥”,许多围观者拍手称赞。刘阿本还拜董寿平、刘继卣为师,研习于门下。经过名师指导,阿本的书画技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刘阿本的名气二十年前已在京城书画界留下深刻印象。

  吴昌硕曾言:“自立成家,要半世辛苦。”画家刘阿本,已知天命,艺耕半生,创“洗墨洗彩法”,开中国花鸟画新境界。

  李可染说:“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刘阿本的作品,师古而不复古,师造化而不翻拍自然,体现出作者“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精神意象。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江舟,对刘阿本的洗墨洗彩画作出了高度评价。他说,“刘阿本的画洒脱飘逸、严谨慎密,不乏空灵之气。极具典型的时代特征,又不失传统文人画的高贵品质。”

  张江舟表示,如何实现与当代人审美情趣的有效对接,一直是困扰当代水墨画家的学术难题,刘阿本的创作实践,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编辑:卢永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