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环保频道  >  环保新闻
绿色金融是风口?陈维果:它是一个马甲
2018-01-05 21:00 来源:四川新闻网环保频道

——“环保宣讲进高校”第十讲在西南财经大学举行

四川新闻网成都1月5日讯(记者 卢永洪)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绿色金融更是一个全球金融发展的新风口。从四个法律法规切入,到环境保护的定位,通过对水环境及其流域剖析导入到了环境经济政策,陈维果直言道:“有什么样的环境保护路线图,就有什么样的环境经济政策。”12月26日,在西南财经大学以“水环境保护与经济政策”为题开讲的他还表示,绿色金融是风口,但它充其量就是一个马甲,真正的“风口”是人类的未来!

在西南财经大学以“水环境保护与经济政策”为题开讲的陈维果表示,绿色金融是风口,但它充其量就是一个马甲,真正的“风口”是人类的未来!(卢永洪 摄)

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环保“倒逼”经济转型

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是空前的密切,一个环境经济政策发布的高峰期来临。在环境经济政策方面,2018年出台实施的法律法规特别多,陈维果介绍到,“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密切。”2018年1月1日开始,有四个法律法规正式实施。它们都涉及到环境经济政策,其中有三个是全国性的,有一个是地方性的。

一个是国家出台的环保税法。《环境保护税法》的正式开征,意味着征收了近40年的排污费退出历史舞台。由费到税的转换,更是把环境保护的一个重要经济政策用法律更强有力地确定下来。

二个是国家新修订的《水污染防治法》。在新水法中,对于水环境违法行为有更大、更严格的经济处罚,而且更加明确了按日连续计罚等一系列“铁腕”手段和措施。

三个是《全国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方案》。中办、国办正式印发《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决定,2018年1月1日起在全国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这就是明确生态受到损害后,破坏者要对生态恢复给予赔偿。

还有一个,就是新修订的《四川省环境保护条例》,它是一个全新的环境保护条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新条例首先是理顺经济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其立法宗旨与原来有所不同。在过去的《四川省环境保护条例》中,指出“环境保护要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今次最新修订后,则明确为:“经济社会发展要与环境保护相协调。”是把这两个个儿颠倒过来了。

环境保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陈维果在现场盛赞不已。“这一颠倒就表明了环境保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更进一步巩固了环境保护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支撑和重要资源的地位。也就是讲,经济社会的发展必须是建立在环境的可持续、环境容量允许的基础上。这一改,把这个调子就定了下来。不是说环境保护要如何适应经济社会发展,而是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依托环境保护来做支撑。”

环境保护承担着国家战略和国家意志,是三位一体的。陈维果分享到,环境保护的定位就是“三位一体”:一个是环境保护要促进环境质量的持续改善;二是,环境保护要充当宏观经济的调节器,也是用环境保护来“倒逼”经济转型。现在,这也是环境保护的一个主要职能。如大家所见,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无一不是有环境保护在“倒逼”,或是说环境保护充当了急先锋和打头阵的作用;第三个,就是环境保护要推动生态文明体系的建设。

人类社会的可持续

“倒逼”环境保护

环境经济政策发布的高峰期为何来临?透过对四川水环境的科学认识,能否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浮出水面。面对未来,陈维果直切主题:“四川的水环境形势仍然非常严峻,有三大因素:1、经济总量与污染总量都还在上升。因为整个四川的经济发展在中西部算是比较快的,这是不可避免;2、四川的城市群特征比较明显。特别是成都平原城市群。城市密度大,那么其污染负荷也就随之增大。沱江问题较重,就是因为流域内有几个城市群,比如成都、德阳、内江、自贡和泸州这些大的城市都在其间。因此,它的排污相对集中,污染密度也就比较大,导致我们污染负荷的一个区域性特征,非常突出;3、不容忽视的更有,近年来气候变化以及海平面上升后,水资源的减少。特别是四川,雪线上移很严重,在阿坝、甘孜等地雪线上移很严重,这直接导致我们的水资源,特别是岷江、沱江水资源呈逐年下降趋势。”最后,他将对策落在了“我们要看到问题的艰巨性、复杂性,要从经济社会发展上通盘考虑。”这,是一个关乎我们是否能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

环境经济政策发布的高峰期为何来临?通盘考虑离不开经济政策,而这一切绝非凭空飞来。说起水环境保护的主要思路与经济政策;陈维果继而阐述道:“我们的经济政策,它不是凭空建立的,它一定是和我们环境保护整个路线图有关。我们有什么样的环境保护路线图,就有什么样的环境经济政策。”环境保护的主要思路和经济政策密不可分,经济政策是围绕这个环保路线服务的,为其提供一个工具,比如金融工具等;也就是一个调控手段。他还表示,环境保护的手段有四个:1、基于法律的调整;2、用行政手段来规制;3、靠经济政策来约束;4、基于意识的调整。他更强调指出,“假如只是法律、行政和意识上的手段是不够的,经济手段是有效调整的重要工具。”环境污染与人类高度、深度关联,就其区域防治和过程控制均离不开经济手段。环境污染发展趋势是怎样?环境污染发展的演变与人类社会的行为已经密不可分,已经高度、深度关联。全球环境问题已经均质化,人类认识环境问题也在不断深化。陈维果明确道:“当代环境问题已经贯穿经济社会发展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的全过程,这一点,很重要。”环境问题已经是全过程的问题,那么,我们开始考虑我们的工具箱,工具包也是要全过程的考量。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环境污染防治要从很单纯的、单一污染源和单一污染界面,或者单一的区域防治上,走向综合区域污染防治和过程的污染控制,这就离不开经济手段。只有经济手段才能够在区域防治和过程控制中发挥出切实的作用。

在联合国《迈向零污染的地球》的推广语中,陈维果结束了演讲。他说,是时候和“污染”说再见了!全球经济体系亟待转变,这样才能让人类在公平的公共产品——环境保护中更健康地生活,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一个硬币都有两面,人类是环境污染的受害者,我们也是环境污染的施害者。同样的,通过陈维果先生的宣讲,我们可以更明晰: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倒逼”环境保护,而环境保护“倒逼”经济转型的目的在哪儿?绿色金融是一个手段,环境保护也不是最终目的,这一切的终极目的是人类的未来!

据悉,今次宣讲会是由四川省环境保护厅指导、四川省环境科学学会与四川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服务中心主办的“环保宣讲进高校”第十讲。主持宣讲会的是西南财经大学宣传统战部部长明海峰。值得分享的是,明海峰开场的第一句话:“党的十九大明确,我们进入了新时代!我们过去常讲求生存,到今天是求生态;过去我们是求温饱,到今天是求环保。”

在西南财经大学以“水环境保护与经济政策”为题开讲的陈维果系统介绍了环境经济政策体系。(卢永洪 摄)

[编辑:卢永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