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教育立法不但要有还要硬气

2018年07月17日 09:53:29 来源:法制日报
编辑:徐佳

地方环境教育立法全力加速国家层面尚未列入立法规划

本报记者朱宁宁

7月10日上午,一场有关大气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的专题询问如期举行。

在专题询问中,冯军委员提出了“如何建设健全全民共治体系、推动有效普法”的问题。因为他在执法检查过程中发现,很多大气污染问题都与全民共治存在着“短板”和弱项有关。

来自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党永富则这样形容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普法的现状——上热、中温、下凉。“咱们该拿出时间节点,唤醒基层沉睡的法律,共同提升普法的效果,让大家了解大气污染防治法。”党永富说。

当前,我国环境保护形势十分严峻,解决环境问题,尤其需要公众参与,需要广泛传播环境知识,提高公众环境意识、促进全民行动。

“我们国家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全民的参与,而不是个别部门、个别人或者个别单位的参与,这就要求全民都具有环保意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必须要用立法的形式确立环境教育在生态文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以此推动全民环境教育工作,营造全民参与环境保护的良好局面。

环保意识缺乏折射环保教育缺位

说起节约用水,很多人根本没有这个意识,不了解我国的水资源有多紧张,实际上我国人均水资源只占世界人均水平的四分之一;提起低碳生活,尽管全世界都在倡导,但普通民众对此并不了解,也就更谈不上具体践行;很多小学教育中,从小向孩子们灌输我们国家地大物博,使孩子们形成了资源是用之不竭的印象……

“这都是环保教育不够的后果,公众不管是环保意识还是环保科学知识都还相当匮乏。”谈及为什么要进行环境教育立法,王灿发说,环保意识的缺乏折射出的,是环保教育的缺位,说明我们的环保工作尚缺乏广泛而有效的宣传。

在中山大学教授、广东省环境教育促进会会长杨中艺看来,环保教育工作不到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立法,导致很多环境教育宣传工作很难落实、很难落地。作为一直关注环保教育领域研究的专家,2015年到2017年,杨中艺连续三年均以广东省政协委员提案的方式提出了环境教育立法的建议。2017年底,他再次通过委员提案“直通车”渠道提出了立法建议并得到支持。目前,《广东省环境教育条例》已列入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

“环保意识对于环保工作的重要性是不可替代的。”杨中艺以目前各地推广垃圾分类为例,他认为,之所以做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取得很好的成效,原因就是公众意识还不到位。垃圾分类,硬件以及制度设计等工作当然很重要,但是如果没有公众的配合,还是事倍功半,甚至很可能一事无成。所以,有关部门在推广垃圾分类工作时,不仅仅要作一些宣传活动,更要从制度上改变公众对环境教育的轻视,在这个层面上来多做点工作。

“环境教育是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的关键。环境教育在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中起着先导和基础性作用,是解决现有环境问题、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石。”杨中艺认为,要解决当前面临的生态和环境问题,除了依靠科技手段和加强政府监管外,最根本的在于提高公民的环境意识或生态文明意识,只有大家对环境问题都有正确的认识,人们的意识、行为、态度、生产与生活方式都秉承环境友好原则和精神,各种生态和环境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环境教育面临“一低四缺乏”困境

“想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这三句话可以说是目前环境教育面临的现实窘境。

在日常调研中,杨中艺对环境教育法的缺位有着深刻的体会。“大家都知道环保教育很重要,但是没有立法,环境教育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变得可有可无。目前,我国环境教育在政府、学校、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的日常工作中缺乏约束性,处于普及水平低,组织实施体系缺乏、内容深度缺乏、环境教育人员缺乏、资源配置缺乏的‘一低四缺乏’境地。”分析其中原因,杨中艺认为主要是有四个方面:

一是认识不到位,没有意识到社会公众的环境意识对于生态文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的制约性作用;二是学历教育阶段应试教育的指挥棒,导致学校并没有真正重视对学生“做人”的培养;三是缺乏强有力组织体系,生态环境、教育、自然资源、宣传、共青团、妇联、文明办等都多多少少担负环境教育的责任,但各做各的,缺乏具备全面主导、有效协调的组织体系;四是缺乏资金、师资等资源配置,尤其是环境教育师资的培养从来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1]  [2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