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环保频道  >  绿色生活
春暖百花开,过敏来袭让人烦
2020-04-08 09:55 来源:中国环境报

天气变暖,春意渐浓,基于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踏青赏花的人多了起来。但与此同时,一场波及数亿人的花粉过敏危机悄然而至。

疫情未去,花粉来袭,应对过敏,你准备好了吗?

花粉早至,过敏风险增高

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北京地区气温回升,中心城区杨柳开始飞絮。专家日前表示,没有证据证明杨柳絮中存在新冠病毒,但是,杨柳飞絮期间会有部分过敏患者出现鼻部过敏症状。杨柳絮作为杨树、柳树的花粉颗粒,具有一定的致敏性,是北京地区早春的致敏花粉。同时,春季鲜花绽放,花粉等过敏源较多,给过敏患者带来双重影响。

今年的花粉季始期相比过去有所提前,从2月29日起,“气象北京”微信公众号加急为读者送上一份花粉季始期预报,并拉开了花粉浓度播报的序幕。

花粉浓度从3月3日的“很低”水平(16粒/千平方毫米),一路飙升至3月18日的“极高”水平(7420粒/千平方毫米),之后虽有下降,但始终保持在“极高”水平。很多网友用“窒息”“可怕”“快疯了”“无法入睡”“难受到哭”来形容自己的过敏感受。

那么,今年的花粉为什么来得这么早?

北京市气象局近日表示,北京近期天气持续晴朗干燥,气温快速回升,春意愈发浓郁,应季花卉争相开放,导致花粉浓度极高。

由此可见,花粉浓度和气象条件密切相关。其中,气温是决定花粉季起始期的重要气象因素。前期较高的温度会使植物更早达到积温条件,从而加速生长发育期。相反,较低的温度会使植物生长发育期推迟。

结合北京市气象服务中心2012~2019年的花粉观测数据,“气象北京”认为,总体来看,受全球变暖的影响,“暖冬”出现频率增加,北京春季花粉季起始日期呈现提前趋势。不仅是北京,花期提前在我国已成普遍现象。

花粉症难缠,已成世界难题

花粉过敏症(简称花粉症)可谓日本的“国民病”,大量民众遭受花粉症困扰。根据日本气象协会发布的信息,花粉一两个月前便从日本南部一路北上逐渐飘散,这比历年都来得更早。

日本的花粉来自哪里?最主要的过敏源是杉树。20世纪50年代起,为预防山体滑坡等,日本大面积种植杉树。30多年后,杉树授粉季节首次到来,大量民众对花粉过敏,且这种情况呈逐年加重趋势,既威胁公众健康,也损害国家经济。据东京第一生命研究所分析,因为花粉症的广泛传播,2018年日本损失约2000亿日元。

据环球时报报道,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等调查显示,欧洲正经历一股“花粉过敏潮”。20世纪50年代,英国只有2%~5%的人患花粉过敏症,现在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人有花粉症。德国有2000万以上的花粉症患者。意大利等国也有超过1/3的人遭受花粉症困扰。

花粉,细弱尘埃,却能凭借风力穿山过海,并且无孔不入地侵入人类聚居地,致使全球数亿人出现过敏症状,从而使花粉症演变成世界上最常见的变态反应性疾病,威力不可小觑。目前无论是药物还是手术,都难以将其根除。

气候变化是导致花粉症人群不断扩大的重要原因之一。与此同时,诸多科学研究也已证明,气候变化还将导致除花粉症以外的多种疾病蔓延,严重影响人类健康。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曾预测,气候变化会导致疟疾、腹泻、热应激和营养不良等疾病。(本报见习记者 刘良伟)

小贴士

与疫情期叠加,重在预防

专家建议,花粉过敏人士首选“异地治疗”。比如,对北方蒿草过敏的人到了南方症状自行缓解。但疫情当前,乘坐公共交通有一定的安全隐患,异地治疗面临诸多困难。那么,除了提前用药外,非常时期还有哪些措施可行?

■选择合适时间段出门

避免在室外长时间逗留。要进行户外活动时,尽可能选在花粉指数最低的时候,比如一场阵雨之后。戴上眼镜和帽子,防护更加全面。户外活动后,及时清洗颜面、鼻腔、眼睛等可能粘有花粉的部位。

■做好衣物护理

衣服的选择上,尽量避免毛衣、针织衫、灯芯绒、羊毛制品等,因为它们更容易让花粉附着,推荐穿着相对光滑的材质。春季干燥易产生静电,衣服吸附性增强,对此,可使用柔顺剂和抗静电剂。

尽可能在屋内晾晒衣服,或在封闭的阳台等阳光照射地方晾晒,减少花粉沾染。如在室外晾晒,应避开一天中花粉高峰时段,干了以后尽快收起来,最好使劲抖几下再收进房间。

由于室内湿度较高,静电作用会变弱,进门后花粉可能自然掉落在家里,因此可以用滚刷把衣服粘一遍。

■注意室内防护

疫情期间建议开窗通风,但建议避开花粉高峰时段,其余时间可采用短时多次的方法,且尽量拉上窗纱。

做室内清洁时,避免使用能引起花粉再次飞扬的吸尘器,可使用湿拖把、抹布等工具。窗口附近是重灾区,要重点打扫。同时要勤于更换床上用品,减少与花粉接触的可能。

延伸阅读

城市为何成

花粉过敏重灾区?

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花粉症在发达城市地区的发病率高于不发达的农村地区。难道花粉症也是一种“富贵病”?

城市化带来的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变化,是花粉症发病率出现城乡地区差异的重要原因。

■大气污染物加剧花粉“杀伤力”

目前认为,臭氧、氮氧化物( NOx) 及可吸入颗粒物( PM)等是最有可能刺激花粉症发病的大气污染物。也就是说,环境污染在花粉致敏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决定花粉杀伤力的两个重要因素,分别是花粉浓度和花粉致敏性。大气污染物或作为花粉载体, 或通过改变花粉的化学成分和外部形态,增强花粉的致敏性。

人们通过对比花粉电镜照片发现,普通花粉表面非常光溜,而处于大气污染环境中的花粉,表面吸附了各种各样的化学物质。当这种花粉接触鼻黏膜后,本应阻挡花粉的黏膜受到影响,导致花粉直接接触到黏膜下的防御细胞。这些细胞发挥作用,机体很快会出现过敏反应。

■城市热岛效应帮倒忙

城市热岛效应指城市因大量的人工发热、建筑物和道路等高蓄热体及绿地减少等因素,造成城市“高温化”。城市温度升高对花粉致敏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花粉数量、致敏性及花粉季节等方面。

研究表明,花粉数量、致敏性和温度均表现出正相关关系。无论是伦敦的桦树还是日本的柳杉,花粉数量随温度升高均呈上升趋势。

研究人员还发现了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即使是同一株桦树,南北面可能由于气温差异等原因表现出不同的致敏性。

■城市绿化植物选种、配置不当

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绿化程度不断提高,但由于对绿地植物的选种和配置未充分考虑花粉致敏植物的不利影响,使得柳树、杨树、柏树、桦树等大量花粉致敏植物在城市中聚集。而出于对生态价值的整体考量,不能在短时间内大量砍伐或移走这些树木。

以日本为例,自2006年以来,日本政府每年要花费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55万元),用于更换约60公顷易引发过敏的树木。尽管东京森林管理负责人表示,这样的更换速度并不够。但树木的更新换代需要较长周期,故不宜过快更换植被,以免造成水土流失、山体滑坡、洪水灾害等问题。

 原标题:春暖百花开,过敏来袭让人烦

[编辑:陈默]